海绵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传统壁画的制作和技法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48:31 阅读: 来源:海绵擦厂家

我国的壁画制作,历史很长。近年以来,随着我国考古事业的不断发展,对于历史上遗留的石窟壁画、寺观壁画、宫室壁画、以及地下埋藏了几千年的墓室壁画,不断有所发现,不仅进行了维修和保护,并编印成巨佚图册,供给国内外文化艺术界的参考和借鉴。

马王堆西汉《帛画》的发现,使得《楚辞》中所谓“琦玮僪佹”的若干神话故事题材的壁画,皆已得到证实,由此可以推想,典籍中记载的汉以前壁画的内容。此后,历秦、汉、魏、晋、六朝、隋、唐、宋、元、明、清各代,壁画不断发展。从其内容可见,封建社会历史时期的统治者,都懂得利用各种不间的政治或宗教的意识形态,来麻醉人民和欺骗人民,借以达到他们政治宣传的目的。但是,壁画毕竟是出于劳动人民之手,从另一个侧面,在作品里也反映了不同时期劳动人民的社会生活,风俗习惯、经济形态、艺术好尚和聪明才智,这就给学术界研究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状况和艺术发展包括壁画的制作技法等问题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民间壁画技法是画工的创造

历代制作壁画的民间艺人,大部分是城市美术作坊和农村的画工,十四五岁时拜师做童工,和京剧行业的科班差不多,注重师承关系,规矩极为严格。在技艺上,使用“粉本”,背诵“口诀”,保存着历代流传下来的一套“诀窍”,其中包含着一些可贵的传统技法。

民间画工是一种清苦的行业,历代的封建统治者把他们当做苦工看待。据说,当年在清理敦煌千佛洞的洞窟时,在一个刚刚容纳下一个人的小窟中,发现一具坐着的骷髅,旁边放着一个小颜色碗,一支笔,一个小油灯。这显然是一个画了一生死在洞窟里的“画工”。可以想象,在封建社会里统治阶级对于劳动人民的压榨和奴役是多么残酷!

笔者在中央美术学院民族美术研究所工作时,访问了七八位从事壁画的民间艺人,收集了一部分资料。由于是第一手材料,可靠性比较大。他们口述的这些资料包括“口诀”和“方法”,大部分是在封建社会和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时期总结的技法经验,在继承时必须经分析、批判才能使用。例如画人物的“口诀”,大多是画工们用以描写古典人物形象的方法,用以描写现代人物就不尽合适。又如调配和制造颜料的方法,今天已采取化学用料和机器研磨,而民间艺人所讲的却是”手工业”式的规程。然而,这些传统技法,对于认识传统壁画颜料的性能及调配的方法,却十分有益。因为其中实际上包含着一些科学原理和宝贵经验,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加以发扬,仍然可以应用的。

壁画墙面的制作

壁画墙面的制作,有各种不同的方法,其中分为:“粗地壁画”,“刷地壁画”和“镶嵌壁画”。“刷地壁画”又分为“湿地壁画”和“干地壁画”。现存洞窟和墓室中的壁画,从现象分析,大部分属于刷地壁画(如敦煌莫高窟初唐220窟)和温地壁画(如敦煌莫高窟北魏窟的”舍身饲虎图”和”鹿王本生故事”等铺)。

华北各地现存寺观壁画使用的方法,大部属“刷地壁画”,用材和方法是多在墙壁上钉木板,镢头垂联麻穗与抹于墙面的泥土相粘联,不致坠下。第一层先抹粗泥,粗泥是粘土和大粒沙合成,加入麻刀,不致裂缝。第二层上细泥,先把粘土用水泡开,用木棍搅成稀粥状,使渣滓下沉后,澄出于容器,再加麻刀和细沙土搅拌匀了,抹于粗泥之上,厚约四厘米,用抹子(抹墙用的工具)抹平,随抹随喷水,抹平为止。而后用工具把壁画轧平后,再刷白浆。白浆调配法:把自垩(又名闻喜土,北京俗名土粉子)倾入盆里加凉水浸之,半小时后土块溶解,用木棍搅拌成粥状,再加生豆浆,比例各占二分之一,用排笔刷于墙面,行笔用力要匀,趁底层未干时刷,稍停,再用抹子(轧墙工具)轧平。其后,再刷矾水,矾水叉名“肢矾水”,作用在于①起胶著壁面坚实的作用,②有衬托色彰的作用,使色彩坚固而鲜明。其调配比倒是胶二两,矾一两加二斤半水(量数大致照比例递力的,方法是先把明矾用温水化开,趁温时再把稀胶水倾入矾水中,搅匀,用排笔依次刷子壁面,一笔挨一笔,勿使重叠,因重叠有矾性不匀之弊。至此,制作墙壁的工序才告完成。

我国宋代的建筑家李明仲,在他的著作《营造法式》里有关于壁画制作的一段,抄录如下:“画壁之制,先以粗泥搭络毕(译成现代语是先把粗泥,抹于垂下来的麻质纤维上),候稍干,再用泥横被竹篦一重,以泥盖平(以上用粗泥五重厚一分五厘,若‘拱眼壁’只用粗细泥各一重,上施沙泥收压三遍)方用中泥细衬,泥上施沙泥,候水胀定收,压十遍,令泥面光泽(先和沙泥,每白沙二斤,用胶一斤,麻擣洗择净者七两)。”李明仲著作中记载的壁面制作法,比较细致,而方法和华北一带流行的大同小异,压平的手续比较繁复一些。

现代人向达在他的著作《莫高·榆林二窟杂考》一文中所述敦煌千佛洞和印度阿健陁(AJanta)壁画的制作如下:“敦煌千佛洞(莫高窟·揄林窟)具先以厚约半寸之泥涂窟内壁上使平;……泥内以锉碎之麦草及麻筋以为骨髓。使泥上更涂一层薄如卵壳之石灰,亦有极薄如纸者。彩色施于干燥之石灰面上,初未透入石灰面下之泥层。”印度阿健陁(AJanta)等处石窟壁画,大部于高低不平之壁上,涂以厚约八分之一至四分之三英寸用泥牛粪波黑色白粉合成之泥一层,泥中时杂以斩切极细之碎草及谷糠末,其上复涂以一层薄如卵壳之石灰,然后画师施影其上。印度壁画制度与新疆库车、吐鲁番以及敦煌所见者相同,唯所用材料同地域出产不同而略有出入,大体固不殊也。”

以上壁画墙面的制法,大体是以泥土打底,因泥土这一原料,特别是沙土,不含硷性而有石性,著上颜色,不腐蚀,不变色。这已经从历年各地发掘出来的壁画考察得到了证明。至于壁画施用的白色,是白垩而不是石灰,向达误为石灰,不确。石灰性:热,颜色上去极易变色,白垩土属石性(多年的白石,风化为自土),颜色画上去,能保持不变色。但有另一种方法,沙土中掺入少量石灰,俗名”差灰泥”。颜色画上,亦不变色,因掺入沙土的成份,可以稍消石灰的热性,也可使用。“湿壁画”也叫做”湿性壁画”,这种壁画的优点,在于画面结实,经久不坏。当墙壁抹平后,没有十分干燥时(七八成干),画师即着笔绘画,水墨及颜料立即被墙壁吸收,互相结合。干了之后,绘画和壁面便结合在一起,凝成一个整体了,因而非常坚固。敦煌莫高窟的魏晋壁画,大部分采用这种方法制作。如254窟的《萨陲那太子舍身伺虎图))和249窟的《狩猎图》都属于“湿性壁画”,经过-千多年后,壁面颜色仍然非常坚实。但绘制这种壁画的画师,技巧需纯熟,从现存的魏晋壁画遗迹分析,画师大都用毛笔或红土子直接在墙壁上画草图,然后再填色勾线。敦煌莫高窟的“温性壁画”,从它的剥落部分和变色部分可以看出它绘制程序的遗痕。

“刷地壁画”属于“干壁画”的一种,在唐代,很流行这种方法,如敦煌莫高窟著名的初唐220窟(贞观十九年)和中唐的112窟及盛唐的45窟都属于“干壁画”。这种壁画墙面制造方法,就属于宋代李明仲著《营造法式》里列举的方法。但敦煌是在砾岩上开凿石窟,钉木撅法不适用,只能在石壁上直接抹泥,然后再刷白垩,干燥以后,从事绘画。

壁画发展到盛唐,创作构图巳趋向繁缛绵密,用毛笔红土子直接在壁面勾稿的作法已不适合,就必须构出精确的底稿,然后才能落墨着色。如大幅的《西方净土变》(172窟)画面上楼台殿阁,回廊转厦,人物杂沓,花木丛生,必须先构出详细的稿子,然后落笔,按照南北朝时期的方法,就不能适应了。

壁画创作的过程画

工在壁画上创作画稿,“行话”叫做“摊活儿”(把工作摊开的意思),开始时,把绘制的故事,例如:“佛本生故事”、“法华经变”“普门品”等,用木朽子(一种用细柳条烧成的细炭条)直接在壁面上起稿,一手持炭条,一手持手帕,随画随改,随着画师的丰富的想象力,把人物故事,一幕一幕的展开,摊完后,统观一下全局,小有修改,就开始落墨。

“落墨”即勾线,由高手画工担任这一任务,按照炭条的轮廓勾墨线,遇有需要修改之处,在勾线过程中改正过来。

着色,行话叫”成活儿”,画工有句谚语叫”一朽,二落,三成管”,用现代语说,就是第一步起稿,第二步勾线,第三步着色。着色的第一阶段,由主稿画师按照画面情节规定整个墙面的总体构图的布局和色调,根据主题人物和情节的需要,决定色彩调子的安排。这一工序很重要,它是决定壁画色调气氛全局的关键,及整个壁画的艺术效果的综合。

壁画内容浩繁,构图宏大,一铺大壁画常常需要很多人同时参加绘制,基于这种需要,主绘画师就要统观全局,规定题材内容所应配备的色彩,把国面上的人物,注明着色“代号”便于使协助绘画的画工有所遵循。所谓“代号”,是代表一种色彩的符号,譬如“红”色用“工”字代替,绿色用“六”字代替,这些简化了的符号是为了省去写繁体字的时间。这些“代号”是:工红,六绿,七青,八黄,九紫,十黑,一米色(米黄)、二白青、三香色(茶褐色)、四粉红(玫瑰红)、五藕荷(紫色)。主绘画师按照不同人物地位的需要,用代号分别注明在已句好墨线入物上,例如画中人衣服需要涂蓝色,便注上一个“七”字,如是浅蓝,注上“二七”(即稍浅的意思),再浅的蓝,就注上“三七”(更浅的意思)。如果深绿注上一个“六”字,再浅注上“二六”,再浅注上”三六”,深红注上”大工”,正红注”工”字,浅红注“二工”......,如此类推。助理画工便可按照“代号”把各种不同的色彩分别涂上去,这样免得每-部分或每一个人物的色调都去问师付,画工们把这种办法叫做“流水作业”。

民间绘画的特点,是线条明快,颜色鲜明,看起来爽朗鲜艳,很少使用泥泞灰暗的调子,这一点和地理环境、欣赏习惯有关。基于此,民间壁画使用的色彩,多用纯色(即正红、正绿等色),“间色”占次要位置。由于这一需要,多采用平涂的手法,平涂后,在衣褶或其它纹理处略加烘染,用以表现物象的凹凸感,但这种“凹凸感”不同于油画光暗面,它是在重“装饰风”的,只要色彩能够鲜明的衬托出主题的效果,“凹凸感”对于中国画来说是次要的。

衣褶经过烘染之后,再用“同类色”在线描上重勾勒一次,叫做“勒”,又称“勾勒”。“勾勒”可以使物象更加爽朗、突出,增强形象的感染力。

为了增强壁画辉煌富丽的气氛,还有“贴金”,“立粉”这一工序。如武将的盔甲、武器,文官的玉带,鞍马仪仗的金饰部分,采用“立粉”,“贴金”的手法,更能增加富丽堂皇的效果。

关于人物画颜面的画法,画工们叫做“开脸”。古代壁画中画脸多用“斡染法”,技巧很有深度,费工的”面相”,有七开七染法,使面部有园挥逼真的效果。

气体分析仪器批发

电话交接箱

其他书写笔类

玻璃钢管道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