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晚清民国大师马一浮为何被日本人逼上了讲台

发布时间:2021-01-07 10:19:54 阅读: 来源:海绵擦厂家

晚清民国大师:马一浮为何被日本人逼上了讲台?

人最温暖的品质,就是认识到这个世界的不堪,仍然心怀光明的希望。

学者戴君仁说:

中国历史上大学者,阳明先生之后,当推马一浮。

读懂马一浮,

才能懂得在全民西化的年代,

一介书生坚守传统文化所需要的信仰和勇气。

1888年,6岁的马一浮跟随父母从成都返回浙江绍兴。

回家后,父母为了培养孩子,

就请了颇有名望的举人郑墨田做他的老师。

谁知道,郑墨田只教了一年就不干了。

家人以为是马一浮调皮捣蛋,不肯上进,

于是极力的挽留。

但是郑墨田坚决辞职,并说出了原因:

这孩子我已经教不了了,我会的他都会了。

他的母亲不相信,于是就想考一考儿子的才学,

随手指着一朵菊花,让他用“麻字韵”作诗。

他俯身采下一朵菊花,张口就来:

我爱陶元亮,东篱采菊花。

枝枝傲霜雪,瓣瓣生云霞。

本是仙人种,移来高士家。

晨餐秋更洁,不必羡胡麻。

从此,神童之名传遍绍兴,

父母也不再为他请老师,而是任由他自学。

1898年,马一浮考中了秀才,位列第一名。

浙江的名流汤寿潜听说后,十分欣赏他的才华,

并主动把女儿汤孝愍嫁给了他。

考得功名、迎娶白富美,

马一浮在16岁那年,春风得意。

然而3年之后,他就重重的摔了下来。

先是父亲重病去世,

接着妻子也香消玉殒,

马一浮的人生一片灰暗。

虽然和妻子在一起的日子只有3年,

但是他的心早已经随妻子而去,

他发誓:我要从一而终,从此以后不再娶别人。

直到85岁去世,他没有再与任何女性有牵连,

陪伴在身边的,只有书。

信守誓言、身体力行,真大丈夫也。

很多人以为,马一浮既然是儒学宗师,

那肯定是不知世界变化的老古板。

其实,他却是最早出国留学的那批人,

不仅精通儒学,西方文化也了如指掌。

在经历了戊戌变法的失败、八国联军侵华的打击后,

马一浮深刻的意识到,中国正经历着巨大的灾难。

只有努力学习西方的科学和技术,

才能强国强种。

1902年,他和谢无量一起来到上海学习,

在这里,废寝忘食的学习了英文、拉丁文,

并且在第二年被录取成为翻译,

跟随中国代表团去美国参加第十二届世博会。

到达美国后,除了干好世博会的工作,

马一浮一心想着学好西方的学问。

在短短的几个月里,

他就阅读了亚里士多德、斯宾塞、黑格尔、达尔文等等欧洲大文豪的作品,

还翻译了《日耳曼之社会主义》、

《法国革命史》、《欧洲文学四史》等著作。

有一天,他感冒了,还发着烧,

浑浑噩噩的走进了一家书店,

看到了马克思的著作《资本论》。

拿起来一读,顿时高兴的连生病都忘记了,

赶紧把书买回家,潜心研读。

他在日记中写道:

“今天下午我得到《资本论》一册,

此书求之半年矣,今始得之,大快大快,

胜服仙药十剂,予病若失矣”。

马一浮成为第一个把《资本论》介绍到中国的人。

那时候的美国还不是今日的美帝,

它是自由、民主的象征。

马一浮来到美国,心情是雀跃的,

但不久后,他就发现:

本以为是文明的国家,却专制而野蛮。

他在日记中说:

“美国规定,华商参加世博会,必须每个人缴纳500美金。

到了会场,就不能出去一步,

而且白种人的上等俱乐部一概不准进入”。

他说:这哪里是参展,简直是进牢笼。

在圣路易斯大学,

学校以“是否应该分割中国”当做演讲的题目,

让学生们争论;

戏曲舞台上,中国人也被描绘成无赖。

这一切,都让马一浮愤怒而又无奈。

在美国的经历,在马一浮的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这使得他明白,西方的文明终究是建立在“物”的基础上,

而不关心人身心上的修养,

内圣外王的精神境界才是中国人应该追求的。

李叔同说:“马先生是生而知之的。

假定有一个人,生出来就读书,

每天读两本,而且读了就会背诵,

读到马先生的年龄,

所读的书还不及马先生多。”

1905年,在清政府废除科举全力改革之时,

有追求的进步青年无不向往着出国,

学习西方文化。

而早已出国留学过的马一浮,

却脱下西装领带,穿起了长衫,

在举国嚣然的声音中,

独自走向了西湖边的文澜阁,

这里有清朝皇家所收藏的完整的《四库全书》。

在看明白了所谓西方文明后,

他独自走上了一条背对众生的读书路。

为了研究中国的文化,他抛弃了一切。

每天早上开馆,他就在来了;

到了晚上闭馆了,他还舍不得走;

晚上回到家,他还要做读书笔记。

他认为吃饭也浪费时间了,

于是就想了个办法。

他带了个小炉子到文澜阁,

底下点着油灯,炉子上架着小锅,

他在煮豆腐。

等到读完一卷书,这锅豆腐也就熟了。

一小锅豆腐,就当了午餐。

吃完豆腐,继续读书。

就在这间破败的禅房里,

他读完了文澜阁的三万六千多册《四库全书》,

并读了历朝诸子文章七千多册,

写下了《诸子会归总目并序列》。

在离群索居的日子里,马一浮博览群书,

这使得他虽居陋室,却名满天下。

1924年9月,直系军阀孙传芳占领浙江。

一天,孙传芳专程到马一浮家拜访,

马一浮知道来访者是孙传芳,立即表示不见。

家人考虑到孙传芳当时的权势,

便打圆场说:“是否可以告诉他,你不在家”?

马一浮果断的说:“告诉他,人在家,就是不见”。

孙传芳无奈,只好悻悻而返。

给孙传芳吃闭门羹,可以理解,

但蔡元培、陈大奇、竺可桢先后给他发出Offer,

请他出山任教,

他还是一句话就把人家怼了回去:

只闻来学,未闻往教。

他心中想的,还是传播中国的学问,

拒绝三位校长的邀请,

因为自己与他们的理念不合。

“他是20世纪初,

中国涌现的众多向西方求索真理的青年学子中,

早早回归传统的一位”。

在那个年代,连鲁迅都说:“线装书都是有毒的。”

但在马一浮的眼里,

大家都在争相学习西方,

但是绝大多数人又看不清西方科学和思想的缺陷,

并不能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在这个全盘西化的大时代面前,

只有他是一个另类,

他用自己的行动来提醒人们,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况且革命和学问,不能混为一谈。

文化不应依附于政治,

不管世间如何变化,

中华民族传承的命脉是几千年的文化传统,

如果丢掉自己的文化,中国还能剩下什么?

1938年,日本人来了、马一浮逃了。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

带着15位弟子、亲友长途跋涉,跑到了桐庐。

虽然在逃亡的路上,马一浮仍不忘给下一代传播文化的种子,

一路上没有中断过给弟子和亲友讲学。

天下虽干戈,吾心仍礼乐。

也许是逃亡的路太艰难,黑暗中看不到一点光亮。

马一浮想起了曾经向他伸出橄榄枝的竺可桢,

他写了一封求援信:

“自寇乱以来,家国民族生灵涂炭,

予年衰力竭,一路逃难,苦不堪言。”

竺可桢拿到信后,明白了他的意思,

主动向他发出邀请,

请他以“大师”名义来浙江大学讲学。

真是世事难料,

隐居读书近30年的马一浮,

竟然是被日本人赶上了讲坛。

在浙大的临时校址——江西泰和的讲台上,

他从天地溯源将起,

头脑清晰、眼露精光的为同学们讲中国的辉煌、文化的灿烂,

并希望同学们在这苦难的日子里磨练自己,

不受环境的影响,完成人格的建立。

他说:“圣贤唯有指归自己一路是真血脉。”

新疆人流医院

江苏银屑病医院

辽宁口腔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