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依港共建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泸州吹响号角《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5:57:00 阅读: 来源:海绵擦厂家

大港口:136千米黄金水道的作为

如果说我国东部沿海一线是一张弓,那么长江就是架在这张弓上的一支箭。近年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的进一步推进,加快打造长江黄金水道、依托长江建设中国经济新支撑带,越来越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长江黄金水道建设,成为一支不得不发的“在弦箭”。

徐徐展开的长江流域发展蓝图上,位于箭尾着力点的川滇黔三省,将目光聚合在一点——依托大港口建设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尾部发力助推长江经济带建设,辐射带动整个区域发展……然而,建设航运中心,哪里才是最佳落脚点?

翻开川滇黔区域地图,地处区域中心地带的泸州港格外醒目。“泸州地处川滇黔渝交界处,泸州港是该区域的门户港。”泸州市委书记蒋辅义说。不仅如此,泸州港还是全国28个内河主要港口之一,也是四川唯一一个。“泸州港集装箱吞吐量居长江主要港口(共20个)第9位,是武汉以上仅次于重庆的西部第二大港。”泸州市市长刘强表示,“建设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我们应当肩负责任、主动作为。”

如果一座城市有水、有港、有码头、有集装箱,那么这一定是一座经济开放、充满活力的城市。泸州就是这样。

在这里,来自成都经济区的汽车、机械等大宗货物正走向世界;在这里,来自攀西地区的钛白粉、钛精矿等基础化工品水运出川;在这里,来自云南、贵州的金属硅等合金、钢铁产品直通长江中下游地区……而未来,将有更多来自川滇黔区域的大宗货物,从泸州港启航,通往世界各地。

优势:“不可复制”的黄金水道

成都、云贵、武汉纷纷与泸州港展开合作,辐射长江上游川滇黔区域的航运中心呼之欲出。

去年7月10日,一艘滚装船缓缓驶离泸州港码头。船上,60余辆来自成都经开区的吉利“全球鹰”汽车从这里启航,踏上世界销售之旅;

2013年11月6日,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鸣笛,泸州港至昆明东86868次铁水联运集装箱班列,满载着40只来自上海的集装箱驶向昆明。从此,长江中下游及沿海地区与西部地区货运周转的速度进一步加快;

还是2013年,“泸州-武汉-台湾”江海联运物流通道开通,“四川造”“云南造”“贵州造”的汽车、机械、化工、钢铁等产品,实现了从泸州便捷地通过航运直达台湾的高雄和基隆。“泸-汉-台”航运通道,也成为中国西部腹地融入世界经济发展前沿地带的快捷通道。

为什么“成都造”吉利“全球鹰”选择了泸州港?为什么昆明与泸州港率先实现铁水联运?为什么武汉、台湾与泸州港展开合作?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泸州市交通运输局局长梁中元给出了答案。“因为泸州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与泸州港展开合作是符合市场经济和价值规律的。”他告诉笔者,无论是成都、昆明、武汉,还是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泸州港是因为有价值分享。

水运与其他运输方式最大的不同,在于不可复制。而泸州,处于长江与沱江的交汇处,拥有136公里的长江黄金水道,货物吞吐量在长江上游仅次于重庆港,不仅是整个四川港口群的龙头,更成为整个川滇黔区域水运的希望所在。

2008年,泸州与成都签署港口物流发展合作协议,两市在港口物流方面的合作逐年增加。据介绍,泸州港去年实现的20.13万标箱的吞吐量中,有80%的集装箱吞吐量来自于成都经济区,其中主要是服务龙泉驿汽车产业。

同样位于成都经济区的资阳四川现代汽车,也将运输通道锁定在了泸州港。3月7日,当笔者来到泸州港水运码头3号泊位时看到,一个个装载着资阳现代汽车相关设备的集装箱正在进行装卸作业。

毫无疑问,低廉的水运运输方式受到企业的青睐。“水运是多种运输方式中最优质、最环保、最经济的。”梁中元说,如果说公路运输的成本是“块块钱”,那么铁运就是“毛毛钱”,水运则是“分分钱”。

“一艘3000-5000吨级的货船所装的货物,需要上百辆货车来拉。”梁中元说,“日本丰田公司曾专门论证考察过,一汽丰田汽车从上海通过水运经泸州港入川的物流成本比原来从上海经铁路、公路运输,每年要节约上亿元。”这在民生轮船四川分公司负责人杨劲松那里得到了证实。

“相比铁运,通过泸州港走水路运输的汽车零配件、食品、化工等大宗货物,成本要节约30%。”杨劲松告诉笔者,除了成本优势,泸州港还同时兼具运力和箱源优势。“每天从泸州港出发到上海的水运航班班次比从成都到上海的铁路班次还要多。”杨劲松说。三大优势齐备,让民生物流从2003年泸州港开港开始,一直与泸州港合作密切。

联运:综合交通与港口无缝衔接

进港高速公路、进港铁路,铁水联运、公水联运、铁公水联运……在泸州,支撑泸州港打造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的集疏运系统已具备雏形。

然而,打造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仅有港口是不够的。港口所带来的物流成本的降低、社会和经济效益的增加,必须建立在建设和完善港口集疏运系统的基础上。“集疏运系统,拓宽了港口航运通道的深度和广度。”梁中元说。

在港口集疏运的各个环节中,“集”与“疏”成为影响港口效率、制约港口发展的重要因素。不难想象,如果没有公路、铁路、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的对接与配合,港口在集疏运过程中的优势和带来的价值将大打折扣,航运中心难以支撑。

在梁中元的办公室中,挂着一幅泸州交通区位图。从这张图中,可以清楚明了地看到泸州的区位特点和综合交通的建设情况。

“泸州有3条高速通成都,时间只要2小时。”“2条高速通重庆,到重庆绕城只要1小时。”“叙永到云南威信的高速通车后,将有2条高速通云南。”“泸州到赤水高速通车后,将有3条高速通贵州。”“到内江、宜宾、自贡等周边城市高速车程均不到1小时。”梁中元介绍。高速公路编织成网,让泸州成为川滇黔区域的一个重要枢纽。

在地图上,泸州港和泸州主城区被一个三角形的绕城高速包围,以其为核心,七条高速公路延伸向周边省市,构成“一环七射”的高速路网。据了解,成自泸赤高速全线贯通后,从该高速直接连接泸州港码头的互通立交和快速通道也将同时通车。

在铁运方面,来自成都、攀枝花、昆明的班列,可以直接驶入泸州港,在内河港口中最早实现铁水联运。泸州同时正在加快内江至泸州的城际铁路,以及隆黄、渝昆、成贵等铁路建设,实现与国家主要铁路干线联网。

而在空港方面,泸州机场已开通至北上广、深圳、厦门、长沙、西安、贵阳、昆明、杭州等地共12条航线,而泸州机场搬迁至成自泸赤高速以北后,将进一步聚集自贡、内江以及滇东、黔北、渝西地区的人流、物流。

于是,有了整个集疏运系统做支撑,铁水联运、公水联运、铁公水联运、水水中转等多式联运在泸州港逐渐完善,一个以综合交通枢纽为支撑的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呼之欲出。

面对这样的发展变化,从2004年起与泸州港合作,见证了泸州港集疏运系统建设与港口成长的法国达飞轮船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周兴琳有话要说。

作为世界排名第二的集装箱全球承运公司,达飞轮船与泸州港的合作已有十个年头。“最开始港口只有10-20个标箱的小船,每月只有1-2个班次。”周兴琳回忆道。而现在,公司承运的一汽大众、沃尔沃汽车,戴尔电子产品及川内化工产品等货物,几乎每天都源源不断地由成都出发,通过公水联运从泸州港走向世界各地。

“除了公水联运,先进的内河进港铁路形成铁水联运模式,让泸州港与川滇黔区域连接成网,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周兴琳说。

据了解,如今通过泸州港运输的最远的货物来自云南红河,距离泸州港800多公里。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和铁、公、水、空多式无缝衔接的集疏运系统的建设,让泸州港的吞吐能力与辐射范围进一步扩大。

数据显示,2013年,泸州港货物吞吐量实现2707万吨,约占四川省的三分之一;集装箱实现20.13万标箱,同比增长49%,占四川省水运集装箱吞吐量77%,总量居长江主要港口(共20个)第9位,在武汉以上仅次于重庆港,位居西部第二;外贸集装箱吞吐量3.1万标箱,占全省水运集装箱吞吐量的91%,天府航运首港实至名归。

合作:共建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

如今,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泸州港,吹响了建设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的号角,向着港、产、城一体化稳步迈进。

共建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一组数据透露出泸州的底气。目前,泸州港拥有40万平方米的堆场,1000吨级兼靠3000吨级的泊位6个,同时拥有年100万标箱的集装箱吞吐能力,30万台滚装车运载能力。而据梁中元介绍,目前100万标箱的吞吐能力在泸州港的中期目标达成后,将被改写为400万标箱。

“港口只是平台,建设港口的投入高,利润低,但它能带动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在这里集聚,支撑地方经济发展,辐射区域经济发展。”四川长通港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洪禹告诉笔者。“四流”在港口聚合后,就会催生出产业、商贸和城镇。

王洪禹口中的“四流合一”,正是刘强在川滇黔三省八市州共建长江上游物流中心论坛发言中所提到的“港、产、城互动”,这也是泸州正在进行的生动实践。

“这一片是泸州港的二期续建工程,目前进口粮食指定口岸已经完成建设,正等待国家质检总局验收。”王洪禹介绍。进口粮食指定口岸投入使用后,从上海运输到西部的粮食将直接在泸州而不用在上海“清关”,这对泸州老窖、郎酒及贵州的茅台、习酒等对进口粮食需求量较大的企业而言,将实现多批次、小批量进货,同时减少中转,降低成本,促进产业发展。

6年前,负责公司业务的顿凯丰第一次来到码头时,泸州港二期续建工程才刚刚起步。而如今,商品车滚装码头、堆场场平等配套工程建设、进口粮食指定口岸、海关监管所相关基础设施等已基本建设完成,港口功能得到进一步完善。此外,泸州港口保税物流中心(B型)正加快建设,临港物流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正加快发展。

“港口不再是物流链上的一个一般节点,而是驱动临港产业发展、带动城市起飞的‘发动机’。”正如蒋辅义所说,泸州港就像一个马力十足的“发动机”,正带动泸州及辐射区域的“港、产、城”一体化发展。

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优质的长江黄金水道、综合交通枢纽体系的支撑、港产城互动发展的良性循环……在泸州港的肩上,建设区域航运中心,服务和带动区域发展的责任同样重大。

于是,在国家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打造中国经济新支撑带的战略机遇下,作为天府航运首港,泸州港扛起重任、主动作为,响亮地提出与周边城市共建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

去年,泸州港全面展开与武汉港的合作,开通“泸州-武汉-台湾”航运通道。“‘泸-汉-台’江海联运开通后,从泸州港到台湾的货物不用经过上海中转,运输时间从16天缩短到12天。”据了解,如今泸州港正在与武汉港进行进一步对接,将合作推进开通“泸州-武汉-日本”和“泸州-武汉-韩国”的江海联运航线,进一步加强川滇黔地区与东亚地区的货物往来与产业合作。

同时,加强与长江上游川滇黔区域港口合作,与宜宾港、乐山港、水富港展开合作,抱团发展、互为补充,建成以能源、原材料、工业产品和内外贸集装箱运输为主的综合性港口;改造航道,积极争取交通运输部将重庆至泸州、宜宾航道由目前的三级航道提升为二级航道,全面提升长江上游航运物流中心通航能力……

坚实的基础彰显了信心,细致的规划显示出决心。共建长江上游川滇黔航运中心,泸州正在作为。

刘芳君 文

做冷冻溶脂瘦手臂有哪些禁忌人群

做像素激光后几天可以洗脸化妆

做双眼皮手术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