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夜半谁在唱情歌-【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31:29 阅读: 来源:海绵擦厂家

朱昆是个写恐怖小说的,写着写着,没吓着别人,倒把自己吓个半死,甚至晚上方便时都胆战心惊的。朱昆住的是平房,生怕一不小心,半路上会撞着鬼。

这天晚上,刚构思完一篇鬼故事,突然尿急,他急忙跑出去,几步来到门前那棵大树下,解开裤带,谁知,就在这时,一个白影“呼”的一下,从前面一闪而过,一眨眼就不见了。朱昆一惊,尿意顿时消失,眨着没戴眼镜的近视眼,吓得脊梁骨直冒冷汗。

他提着裤子,转身准备往回跑,只见一个黑影又“呼”的一声从眼前冲过去,瞬间又不见了。

这下朱昆可慌了神,裤子也顾不得系了,双手捂着耳朵逃命般地冲回屋子,手颤抖着好半天才关上门,心跳得快要出来了。在恐怖小说中,刚才看到的这种现象,叫“捉生魂”。

捉生魂,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鬼魂来到阳间,追捉活人的魂灵,用来做替身,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托生。这样的鬼,也不是始终盯着一个地方,一般遇着谁就抓谁。但凡撞着这样的事,得赶紧捂住耳朵,这样才能避免灵魂被抓出窍。

在屋里,朱昆见没处躲藏,急忙跳上床,钻进被窝,尿意彻底消失了。勉勉强强挨到天亮,迷迷糊糊中,他突然一个激灵,隐约听到一阵悲悲切切的歌声。

这儿是一条偏僻的小巷,大白天也少有人,更何况一大早了。正因为这样,朱昆才租住在这儿,觉得这儿荒凉冷落,很有聊斋的意味,便于激发创作灵感,可以写出更恐怖的小说来。听到歌声,他悄悄爬起来,穿着短裤跑到门外。灰蒙蒙的早晨,小巷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就在这时,歌声突然停止了,四周变得静悄悄的。

朱昆脸色煞白,急忙跑回房里,心里暗暗发誓,等完成手头上的这部小说,立马搬离这里,再也不住在这个又冷清又可怕的地方了。

虽然心里害怕,可小说还得写。写了一上午,朱昆饿了,想出去买点吃的。谁知,刚一出门,那个悲悲切切的声音又响起来。朱昆朝四周看了看,空空的巷子里没有一个人。

他慢慢转回身,睁大眼睛,那声音戛然而止。

他壮着胆子,一溜儿小跑,来到了大街上。吃过午饭,朱昆没心思写小说了,呆呆地坐在电脑前,接着将自己所见所闻发在网上,帖子名叫《夜半谁在唱情歌》。

朱昆发挥自己写恐怖小说的特长,具体描绘了歌声是怎么样的和他所住的地点,把这两天听到、见到的情景写得恐怖至极。在帖子的结尾,他写道:听到的歌声是门前的老树发出的,很可能老树成精,最近思凡,这才唱出悲悲切切的歌来。

帖子写完,他又一头钻进恐怖小说创作中,一直熬到深夜才上床休息。

屋内的灯刚灭,巷子一头,一个人影一闪,悄悄来到朱昆住的院子外。那人左右望望,见没有人,拿出手机,拨了一组号码,顿时,那颗老树上响起一阵悲切的声音:“现在窗外面,又开始下着雨,眼睛干干的……”

那人听见歌声,关了手机,抱住树几下子爬上去,借着隐隐的月光,发现树杈上有个鸟窝,忙将手伸进去,不一会儿,摸出个东西,细细一看,是部手机。

他拿着手机,迅速爬下树,朝四周张望一下,然后快步走到巷口,钻进一辆停在那里的车,开上车一溜烟走了。车子左拐右拐,拐过几条巷子,上了大路,不一会儿在一座楼前停下,那人下了车,走进楼里。

楼内大厅里,一个胖胖的女人迎向那人,轻声问:“找到了吗,小郭?”

小郭连连点头,拿出那部手机,交给胖女人。胖女人接过手机,仔细看看,长吁了一口气,说:“好样的。那个该死的吴飞,究竟把手机藏在哪儿了?”

小郭告诉她,手机藏在一棵树上的鸟窝里。

胖女人瞪大眼睛,不相信地道:“亏你找得到那个地方。”

小郭不免有些得意地告诉她,那个晚上,他追得够紧的啊,可还是不知道吴飞把手机藏在哪儿了。突然,他心里一动,想到在追吴飞时,吴飞跑进一条巷子,手突然一扬,所以猜想她一定是把手机扔在那儿了。

也就在这时,他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帖子,说是老树成精夜里唱歌。他隐隐有种预感,手机有了下落。因为帖子上写的地点正好就是那条巷子,而那首歌也正好是吴飞的手机铃声,于是他马上猜测,那一定是吴飞的手机。

胖女人听了,不由点头道:“看来是那帖子帮了你。”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当然。因为,那是我故意发上去的。”

胖女人和小郭同时回头,看到一个男青年站在那儿。胖女人惊讶地问:“你是谁?”青年一笑,告诉她,他叫朱昆,说着,很潇洒地打个响指。接着,几个警察冲了进来。

胖女人浑身一抖,瘫了下去。几个警察走过来,“咔嚓”一声,给她和小郭戴上铐子。

温州男性包皮过长对性的危害

西宁皮肤专科好的医院

患了退行性关节炎还能运动吗

肺癌免疫疗法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