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绵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绵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春秋时期的那些纳儿媳为妻的荒唐国君们

发布时间:2021-01-05 14:15:29 阅读: 来源:海绵擦厂家

揭秘:春秋时期的那些纳儿媳为妻的荒唐国君们

导读: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当中有个杨玉环,他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妃子,因为她美冠当时,受到了唐玄宗的特别宠爱,被封为贵妃。她本来是李隆基的儿媳妇,是唐玄宗用了心机费了手段将她霸占。春秋时期,也有几个这样的国君,本来是给自己的儿子娶妻,当得知这个女子美丽无比时,就把儿子晾在一边,自己纳为妻子。由于时代的因素,他们不用像唐玄宗那样拐弯抹角,先是让杨玉环出家,然后再还俗,最后纳入自己宫中,而是直接纳为妻子,一点儿都不用遮掩。

卫宣公

卫宣公于公元前718年即位为卫国国君,他为儿子公子伋聘的是齐国齐僖公的女儿宣姜。还没有等拜堂成亲,卫宣公见这个女子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非常喜欢,就把这个女子纳为自己的妻子。然后,卫宣公给儿子伋另外娶了一个妻子。这个卫宣公实在是荒唐至极,他的淫荡之事远不止这一桩一件。早在作公子的时候,卫宣公就和父亲卫庄公的妾夷姜私通,这个公子伋就是他和夷姜的私生子。当上国君以后,因为原配夫人邢氏不受宠,就把公子伋立为世子。霸占儿媳的时候,这个夷姜还在,为此,他在淇水边上修建了一座华丽精美的高台,史称新台,和宣姜住了进去。诗经里的《邶风·新台》说的就是这个新台和这件事情。没有多久,宣姜为宣公生下了两个儿子,公子寿和公子朔。等到公子伋的母亲去世后,卫宣公就把宣姜立为正夫人。这个宣姜想立自己的儿子为世子,就和公子朔在宣公面前说公子伋的坏话。宣公没有因为自己抢了太子之妻而感到羞愧,而是感觉这个儿子是眼中的一根刺,时时在扎着他,因而非常讨厌这个儿子,老早就想把他除掉。因此,宣公找了一个理由,让太子出使齐国,然后在边境上除掉他。卫宣公给了公子伋白旄(mao)使节,暗中命令大盗在边境上拦截,见到手持白旄使节的人就将其杀掉。

公子伋将要启程,宣姜生的那个大儿子寿就将这个阴谋告诉公子伋,并劝他不要去。公子伋说:“违背父亲的命令保全自己,这怎么能行呢!”于是毫不犹豫地前往齐国。子寿见公子伋不听劝告,就以送行为名设宴灌醉了公子伋,盗取了他的白旄使节,先于公子伋赶到边境。大盗见事先的约定应验,就杀死了子寿。公子伋赶到后,对大盗说:“你们应当杀死的是我。”大盗们并不客气,又杀死了公子伋,回报了卫宣公。卫宣公立公子朔为世子。第二年,卫宣公死去,世子朔立为国君,这就是卫惠公。

鲁惠公

鲁惠公,姬姓,名字叫做弗湟,是鲁国第十三任国君。他的正夫人孟子没有儿子,那个称为声子的妾生了一个儿子叫做息。晚年,鲁惠公打算为息娶宋女,后人称之为仲子,当这个仲子来到鲁国的时候,鲁惠公看到这个宋女漂亮,就把她夺为己有,并把她立为夫人。后来这个仲子生了一个儿子,叫做允。因为息不是太子,他的母亲也不是正夫人,按照那个时候的规矩,允被立为太子。这个鲁惠公在位四十六年,在位期间倒也没有多少荒唐事,但因为纳了儿媳这件荒唐事,既给自己留下了恶名,又为公子息招来了杀身之祸。

鲁惠公死后,因为允太幼小,鲁国人共同商量,让息代理国政。因为允是世子,所以说他是代理,不叫即位,死后也被称之为鲁隐公。这个子息对君位没有野心,当了十一年代理国君,还一心想等到宋女生的儿子子允长大后还位与他。可是,世上总有一些人要制造事端为自己攫取私利,鲁国当时就有一个这样的人,叫公子挥。隐公十一年的冬天,公子挥向隐公献媚说:“百姓认为您当国君于民有利,您就不要代理而正式做国君吧。我请求您杀掉子允,您让我当国相。”鲁隐公不同意,说先君有命在前。并说现在子允已经长大,他准备还政子允,自己连养老的地方都打算好了。公子挥害怕自己说的话让子允知道将来杀了他,就反过来向子允说隐公的坏话:“子息想除掉你自己当国君,你要考虑好此事。请允许我为你杀掉他。”子允答应了。于是,公子挥杀死了鲁隐公,立子允为国君,这就是鲁桓公。

楚平王

楚平王名叫弃疾,是楚共王的儿子,他杀死了自己的哥哥楚灵王和另外两个哥哥,一个是已经被立为楚王的哥哥公子比,另一个哥哥是子皙,自己登上了楚王之位。平王二年(前527),楚平王委派费无忌到秦国去为太子建娶妻。这个秦女被称之为伯赢,美貌过人。迎亲队伍还没有到达楚国的郢都,费无忌就先一步赶回来,怂恿楚平王说:“秦国女子倾城倾国,您可以自己留下,再为太子另娶一位就是了。”楚平王同意了,自己娶了伯赢,为太子另娶了一位女子为妻。不久,这个伯赢为楚平王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熊珍,这就是后来的楚昭王。这个费无忌为什么要出这样的无耻之计呢?原来,他曾经是太子建的少傅,太傅就是伍子胥的父亲伍奢。费无忌没有什么真本事,太子看不上他,费无忌也常常说太子的坏话。

过了四年,平王把太子建派到边境城邑一个叫城父的地方去戍边。费无忌变本加厉,继续在平王耳边说太子的坏话:“君王您娶了太子的妻子,他能不怨恨您吗?现在太子在外,天天练兵,与诸侯交往,只怕有一天他会来抢夺君位。这个楚平王听了非常害怕,因为当年他也是带兵在外,这个楚王的位置也是这么抢来的。于是,他把伍奢叫回来责备,说他没有教育好太子,然后将伍奢及其长子杀死。楚平王又派司马奋扬去杀太子建,司马奋扬同情太子建,有意走漏了消息,太子建逃亡宋国。楚平王在位十三年,死的时候倒也算是平静,但他死后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啦!伍奢的次子伍子胥逃到吴国,协助吴王阖闾发愤图强,终于在平王死后十年攻破楚国京城郢都,楚平王被从坟墓里掘出来,伍子胥将其鞭尸泄愤。

晋文公

按照宗法制度,侄儿也是儿子,所以上辈人称下辈人为侄子或侄儿,下辈人称上辈人为伯父或叔父。晋文公娶侄媳妇为妻,也属于纳儿媳为妻一类性质。晋文公名叫重耳,是晋献公的儿子。晋献公宠幸骊姬,杀了太子申生,重耳和弟弟夷吾也被迫流亡。献公死后,晋国大臣先后杀死了骊姬和他妹妹生的两个儿子,迎接夷吾当了晋国国君,就是晋惠公。晋惠公害怕这个哥哥来夺取他的政权,就派人追杀他。重耳走向了流亡之路。晋惠公能当国君,曾经得到过秦国的帮助,答应给秦国土地,当上国君后又反悔,晋秦两国矛盾不断。为了和秦国搞好关系,晋惠公把自己的儿子太子圉送到秦国为人质。十三年,晋惠公病得很重,太子圉担心大臣们会立其他公子为君,就自己偷偷地跑回晋国,而把妻子留在了秦。晋惠公在位十四年死去,太子圉即位,即晋怀公,那个留在秦国的女子被称之为怀赢。

太子圉逃走,秦国非常生气,就打算找到公子重耳,重新立他为晋国国君。重耳到了秦国,秦穆公把宗室的五个女子送给重耳为妻,其中就有这个晋惠公的妻子怀赢。晋文公为了国君之位,也就娶了这个女子。应该说,晋文公重耳娶侄媳妇为妻,比以上三位娶儿媳为妻的国君更无耻,因为这个侄子媳妇已经嫁给了太子圉。这件事情从秦穆公方面来说是有自己的原因和苦衷的,他要立重耳为君,晋怀公圉必然被废,被废弃的国君谁都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果然,重耳回国一登上君位,马上派人杀死了自己的侄子圉。怀赢是秦穆公心爱的女儿,他害怕这个女儿难以有个好结局,但他也知道强行送给重耳为妻也不太好,所以就把五个女子打包一起送给重耳,这本身就是一种降格以求的意思。重耳为了国君之位,在征求了随行大臣的意见后,不但接受了这个女子,还把他立为正夫人。看起来,在道德人伦方面,最无耻的莫过于这些君主了。

其实,并不是我们现在的人要谴责重耳,史学家也在谴责他。《左传》写到这儿,用了四个字:“怀赢与焉”。《史记》也特别写明:“故子圉妻与往。”如果不是他们心中不平,这种事情完全可以不写,诸侯国的君主娶妻的多了,史书上记载的有几个?尤其是《左传》,称呼这个秦女为怀赢,就是给这个人定性为晋怀公的妻子,不管你是晋国贤公子还是春秋霸主,都改变不了这种性质。那个时代,君父拥有一切,他的任何决定儿子都必须服从,这就是被父亲夺走妻子而没有人反抗的原因所在。但是,作为父亲,首先是要给儿子做出一个好的表率,这种人伦的正常关系更是不能紊乱,春秋时代也不例外。所以,尽管这些娶儿媳为妻的君主活着的时候没有遭到报应,但他们的儿子下场都很凄惨,不能不说,这就是他们作孽埋下的祸根。

太原家庭装修图片

花语馨花园装修

房屋装修设计图

恒大广场

相关阅读